当前位置 :
痛悔这场“过渡爱情”!灭门惨案令人震惊
更新时间:2022-08-18 19:27:28

2012年7月29日,深圳市龙岗城中村一间不足15平方米的出租屋发生火灾。据警方侦察,纵火者是租户女儿的男友。租户的女儿大学毕业才一个月,其男友比她大11岁。这场年龄悬殊的恋爱,为何会以悲剧收场?原来,这是一名女大学生企图通过“过渡恋情”求职而引爆的灭门惨案。

痛悔这场“过渡爱情”!灭门惨案令人震惊

为就业创造条件,女大学生谈“过渡爱情”

2011年11月12日,贵州省凯里市电子科技技术学院电子信息专业学生陈丽吃过晚饭后,和一名同学去附近的网吧上网。她将一个网名为“寻找真爱”的网友加为好友。她怎么也不会料到,这次手握鼠标轻轻的一点,竟然会给她的家庭带来一场灭门之灾!

今年21岁的陈丽出生在贵州省石阡县国荣乡。2009年9月,她被凯里市电子科技技术学院录取,就读电子信息专业。

11月12日这晚,通过与“寻找真爱”聊天,陈丽得知,对方名叫唐有才,高中毕业,家住遵义市团溪镇,32岁,未婚,与人合伙开了一家洗车场。通过视频,陈丽看到唐有才长得白净俊朗,语音聊天谈吐也不俗。下线时,陈丽有意识地将唐有才的QQ分类到“朋友”栏中。

当晚,宿舍室友照例开起了“卧谈会”,话题仍是求职就业。“学得好不如嫁得好的毕婚式已经不流行了,现在流行‘过渡恋爱’,以便在毕业后找工作期间有个依靠,工作稳定后,如果双方合不来,可以分手嘛。”一名室友说。

“我觉得要找,也得找一个年龄相差不是太大,有一定文化层次,爱情观念相同和有一定生活品位的男人渡过求职期最保险,如果在恋爱磨合期合得来,还有可能捞到一生的幸福;合不来,分手也没有后患。”一个室友接过话说,“虽然现在很流行这种恋爱观,但谈这样的恋爱,找错了对象的话,风险还是很大的哦。”

室友们七嘴八舌的讨论,让陈丽沉思起来。临近毕业,身边的同学不是在谈过渡式恋爱,就是在为就业而奔波,有的同学已经和一些企业签下了就业合同,自己连就业的方向都没有确定,如何去改变人生?父母辛苦供自己读完大学,毕业后拿什么报答他们?就业难,让陈丽感到惶惑不安。

第二天,从大二就开始追求陈丽的会计电算化系的张雷约陈丽吃饭。之前,陈丽对张雷有好感,也接受了张雷的求爱。但这天陈丽却拒绝和张雷一块外出吃饭。在严峻的就业形势面前,她开始重新审视这段“校园爱情”了:张雷出生在农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别说能为子女的就业搭桥铺路,就连毕业后找工作这个过渡期的经济支撑,都难以承担。“毕业即分手”,这五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无奈!

几天后,陈丽再次在网上碰到了唐有才。唐有才在线上主动打过招呼,很抒情地感叹:夜虽冷,但月色如水,感觉有种诗意的美。你不觉得吗?

唐有才充满情调的话语,吸引了陈丽,陈丽由此认定他风趣幽默、成熟稳重,是一个有生活品位的男人。

这以后,陈丽经常上网找唐有才聊天。2012年1月的一天,得知陈丽即将大学毕业,正为就业的事情焦头烂额时,唐有才向她保证,一定帮她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

2012年春节后,陈丽回到学校。第三天,唐有才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很意外吧。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唐有才面带笑容地说。

陈丽和唐有才在校外一间小酒吧里刚坐下,一名服务生就送来了一大束玫瑰,交给了唐有才。迎着陈丽愕然的目光,唐有才手捧玫瑰,深情地对她说:“陈丽,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我就爱上你了。也许这样还不够浪漫,但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

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陈丽接过鲜花,含羞地答应了唐有才的求爱。

3月初,陈丽进入实习期。她所学的专业联系的实习企业在遵义市区,陈丽还没到遵义,唐有才就为她租了一间房,还给她买了一辆电动车方便她上下班。还没有毕业就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男友,让自己的就业平稳过渡,陈丽觉得自己很幸运。来到遵义市后,她和唐有才同居了。

然而,令陈丽失望的是,现实生活中的唐有才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优秀。特别是他过于专横的性格,令陈丽难以接受。发现唐有才并非自己托付终身的人选之后,陈丽决定找到工作后就提出分手。

但是,出生于90年代的陈丽没有意识到,对于一个已年过30岁的男人来说,经不起爱情的折腾。一场“过渡恋情”引发的一起灭门惨案,由此埋下伏笔。

就业无望分手好难,男友索爱不成生恨

对唐有才来说,能够得到陈丽的爱,是他的福气。陈丽长得高挑漂亮,又是大学生,知书达礼。而自己呢,初中未毕业,靠进城打工挣得的钱与人合伙开了家洗车场,由于经营管理不善,一直亏损,30多岁了仍然单身。

为了显示自己是多么地爱陈丽,唐有才不惜借钱为她购买名牌服装,每到周末,租车带她去周边景区游玩。但是,陈丽并没有感受到幸福。特别是每天回家,男友对她盘问得过于详细令她反感。

唐有才庸俗的表现,如同他晚上不刷牙、臭袜子乱扔乱甩一样,令陈丽感到厌恶。她盼望着实习快点结束,回校拿到毕业证找到工作后尽快与唐有才分手。

3月底的一天晚上,唐有才叫上陈丽去一家KTV唱歌。在向其朋友介绍陈丽时,唐有才满嘴酒气地说:“她叫陈丽,是大学生呢,还没毕业就被我搞到手了。哈哈。”唐有才如此粗俗的介绍,令陈丽非常生气,她气冲冲地回家了。凌晨左右,唐有才回家后将她从睡梦中拉起来,给了她两个耳光,朝她吼道:“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不就是一句‘搞到手了’吗?你睡都被我睡了,不是事实吗?居然敢不给我面子,气死我了!”

陈丽捂住脸,无声地哭了。见陈丽哭了,唐有才似乎觉得自己的行为过火了,他跪在陈丽面前,拉起她的手使劲往自己脸上扇耳光:“丽,我不该打你,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我是真的爱你,你千万不要生气啊。你说,你要什么,我给你买!”

唐有才反复无常的表现,令陈丽更加厌恶。当初真不该抱着“过渡恋爱”的想法与唐有才相爱。她后悔极了。

4月6日,陈丽实习结束,回到学校拿到毕业生就业推荐书,回到遵义后,四处投寄简历,奔走在遵义和贵阳之间频繁参加各种招聘会。但令她失望的是,由于自己是个专科生,而且没有工作经验,没有一家企业愿意为她敞开就业的大门。就在这时,陈丽意外怀孕了!

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后,陈丽最终决定,与唐有才分手。恰好这期间,陈丽远在深圳打工的父母打电话给她,要她去深圳那边寻找工作,一家人在一起彼此间有个照应。陈丽决定,趁此机会提出分手,到了深圳后再去医院做人流手术。

然而,当陈丽向唐有才提出分手时,遭到了唐有才的拒绝。他对陈丽说:“我知道,我有很多缺点,但我会慢慢地改,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爱你,好吗?”由于陈丽连续三个月没来月经,唐有才怀疑她已怀孕,在他的追问之下,陈丽只好承认。

尽管身怀唐有才的骨肉,去意已决的陈丽仍然没有答应留下来。6月29日,她离开遵义回到石阡,准备趁暑假期间,带上16岁的妹妹陈小燕和15岁的弟弟陈双去父母打工的地方和父母小聚两月。令她气恼的是,7月7日,唐有才也跟随着来到石阡。

唐有才再次央求陈丽留下来,不要去深圳发展,“别说你已怀上我的孩子,就算你没有怀孕,我也不会和你分手。你是才毕业的大学生,还年轻,可以再选择;我却不能了,因为我30多岁了。”

就业不成分手难。陈丽这才意识到,麻烦来了。为了甩开唐有才,她谎称自己暂时不去深圳,在家里考虑几天再作答复。支开唐有才后,她于7月15日,带上弟弟和妹妹乘坐客车前往铜仁市,再经铜仁乘坐火车到深圳。

令陈丽既气恼又不安的是,唐有才仿佛就像一个幽灵一样,再次出现在她眼前——当天,陈丽买好车票,带着弟弟和妹妹坐上开往铜仁市的客车,刚坐下,唐有才随后也上了车。他将嘴凑近陈丽的耳朵,压低声音说:“我就知道,你在骗我,所以我一直没离开石阡。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跟着你!你的绝情让我非常恨你……”

一场令人震惊的灭门惨案,从这一天开始,进入倒计时。

痛悔这场“过渡爱情”!灭门惨案令人震惊

2012年7月18日下午3点钟,陈丽一行抵达深圳。吃过晚饭后,陈丽在出租屋附近的旅馆为唐有才开了一间房住下后回到父母身边,将自己与唐有才认识的前后,向父母如实道出。为了不让父母担心,陈丽对他们说:“爸,妈,我的事情,我会处理好,过几天他就回去了,我会和他分手的,你们放心!”

7月19日一大早,陈丽找到唐有才,两个人来到一个公园的凉亭坐下。唐有才说:“丽,跟我回去吧,就算为了咱们的孩子,好吗?”陈丽坚持不同意回去:“有才,如果分手给你带来伤害,我对不起你!”见陈丽坚持要分手,唐有才起身说:“我走了。”

陈丽以为唐有才离开了深圳。7月20日,在母亲许英的陪同下,她来到医院,做了人流手术。在出租屋休息了一个星期,唐有才一直没有出现,陈丽心想,总算结束那段不成熟的爱情了。她打算再休息几天,就去求职,在深圳发展。

然而,7月28日,唐有才却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得知陈丽已经将孩子打掉后,唐有才非常生气地问陈丽:“是不是你父母让你打掉孩子的?”陈丽告诉他,做手术是她的决定,跟父母无关。唐有才低头沉默良久,异常平静地说:“你好自为之。”

7月29日下午2点左右,陈丽和母亲许英、妹妹陈小燕、弟弟陈双、7岁的表弟楠楠五人在出租屋午休。2点37分,陈丽接到在木材厂上班的父亲陈爱军的电话,要陈丽将他放在床头柜上的中药带到厂里去。陈丽放下电话,带上药就出了门。

陈丽哪想到,唐有才并没有回家。他已策划好一起惊心大案!他认为,陈丽那么快就去医院把手术做了,一定是其父母作的主。如果陈丽不打掉孩子,她或许会看在孩子的份上,跟自己重归于好,现在孩子没了,想挽回陈丽的心,是不可能了。由爱生恨的唐有才决定放火烧死陈丽一家!

7月29日下午3点左右,唐有才买来一桶五升装的汽油,悄无声息地走近陈丽父母的出租屋。通过几天的观察,他发现陈丽和其家人中午都在家,于是决定在这个时候作案。3点20分,唐有才将汽油瓶拧开,顺着窗口将汽油倒进不足15平米的出租屋内,为防止屋内人开门逃生,他用早已准备好的铁丝,将门扣紧紧扣死。做完这一切,他用打火机将一张报纸点燃,将燃烧着的报纸从窗口投进去。顷刻,屋内火光冲天……

唐有才走出小巷,站到大街上,整理一下衣服,招来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去派出所。”4点40分,唐有才走进坂田派出所,对民警说:“我放火了,我来自首……”

与此同时,陈丽送药到父亲的工厂回到出租屋,眼前的景象令她大脑一片空白:屋内几乎所有的家具都被烧毁,墙壁被熏黑,电风扇变了形,除了能闻到焦味,还夹杂着一股浓浓的汽油味。得知亲人都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了,陈丽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哭叫着朝医院跑去。

在医院,陈丽见到了她的母亲、妹妹和弟弟。医生鉴定为:三人身上多处烧伤,为2~3度(特重度)。7岁的表弟由于烧伤太重,不治身亡。陈丽跪倒在地,哭着不停地自责:“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表弟呀!”

由于犯罪嫌疑人的家庭无赔偿能力,很快陈丽的亲人就支付不起医药费了,陈爱军含泪于8月初和陈丽一起将三名亲人带回了石阡县人民医院继续治疗。在接受笔者采访时,陈丽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家到福建一家电子厂打工挣钱给家人治病。

我查吗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我查吗(wocham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电话:  邮箱:
Copyright©2009-2021 我查吗 wocham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