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叮男咚女不屈的生命爱也叮咚
更新时间:2022-08-12 07:35:22

谁也无法阻止命运的多舛:他3岁患上难治的脊髓萎缩症,7岁半身瘫痪,8岁父亲病逝,20岁母亲去世……

叮男咚女不屈的生命爱也叮咚

灾难频频眷顾,瘫痪少年当自强

1977年,重庆市万州江陵仪器厂职工丁传万、张茂莲夫妇喜添新丁。他们为儿子取名丁胜奇。

丁胜奇从小就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孩子,深得厂里人喜欢。丁胜奇也心领神会地配合大人,一张小嘴比蜜还甜。然而3岁那年,小胜奇不幸染上腥红热,医生当时诊断为急性感冒。治疗一周后,儿子发热和咳嗽症状逐渐消失,丁传万、张茂莲夫妇这才放下心来。半个月后,丁胜奇又出现全身肌肉萎缩、手脚软弱无力等新症状。儿子一连串的怪病让丁传万、张茂莲夫妇预感到了什么,赶忙把孩子送到重庆最好的医院检查。一个上午的检查化验,让夫妇俩把心揪得紧紧的。主治医生会诊各项化验结果后告诉他们一个不幸的消息:丁胜奇患上脊髓萎缩症,这是一种罕见难治的疾病。

医生无可奈何地“宣判”把丁传万、张茂莲夫妇打入了冰窖,他们不敢相信孩子会得如此怪病。就在这时,丁胜奇被确诊的消息传到家里和工厂。亲友和工友们在流泪叹息的同时,通过电话鼓励他们找最好的医生救治,没有钱大家一起凑。不到三天时间,工友们就筹集了1万元钱。

现实是残酷的。尽管丁传万、张茂莲夫妇抱着孩子跑遍了全国大型医院,但在当时的条件下根本无法救治。辗转两年,他们负债求医也未能让孩子站立起来。从此,丁胜奇只能扶着墙壁,一瘸一拐地呆在家里。虽然腿脚不便,但丁胜奇仍乖巧懂事。父母上班时,他总是赶在大人下班时熬好稀饭,只等妈妈炒菜;父母上夜班,他舍不得开灯,早早躺在床上数数,然后憨憨入睡。一晃到了7岁那年,丁传万、张茂莲夫妇正张罗为孩子找学校,就在当年7月的一天,丁胜奇看到院子里飞来飞去的蝴蝶很好玩,便突发奇想去院子里捉蝴蝶。腿脚本就不便的他在院子里重重摔了一跤。这次意外跌倒造成小胜奇半身瘫痪,从此与轮椅为伴。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一年,积劳成疾的丁传万患上癌症,由于无钱医治已经到了晚期,半年后丢下他们一家,撒手而去。家里的顶梁柱走了,儿子半身瘫痪,张茂莲哭干了眼泪。但为了丁胜奇,她坚强地撑起这个多灾多难的家。而因为不能正常行走,丁胜奇一直被学校拒之门外,但他多么渴望读书啊。看着邻居家的哥哥姐姐读书,他就在旁边扭着学,半拼半猜学习拼音,反复练习写字,很快就学了不少字。

看丁胜奇学习很有悟性,一所小学特招他入学。上学之余,小胜奇对父母从事的无线电很感兴趣。家里的一本《少年无线电入门》让他翻得破旧不堪,他还照着书动手做实物。他用断锯条做工具来刻电路板,拿缝被针钻孔,找来一些坏收音机上的零件,按照电路图焊接,做成了门铃。那时安装门铃的家庭还不多见。别人到了他家按响,听到“铃……铃……”的门铃声都很惊奇,得知是小胜奇自己做的,更是赞叹不已。

小胜奇并不满足,后来他又把门铃做成音乐门铃。因为他腿脚不方便,他把自己家里的电扇开关全部设计成了可摇控操作的。初中毕业后,懂事的丁胜奇不愿再给母亲增加负担,潜心自学无线电知识,以减轻母亲的负担。告别学校,真正走入社会的丁胜奇才体味到生活的艰难:行走不便不说,还受到别人的歧视和白眼。想到自己拖累了家庭,绝望的丁胜奇曾自杀3次——绝食、吃耗子药、触电,每次幸被家人及时发现。一天晚上,张茂莲哭着劝导丁胜奇:这些年家里突生很多变故,妈妈都挺过来了,你别再做傻事,妈妈不能没有你啊!妈妈的眼泪换回丁胜奇的责任,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男儿当自强。不仅要为自己活着,也要为妈妈好好生活下去。接下来的几天,丁胜奇逼迫自己调整心态,没多久就逐渐掌握了电视机、收音机等家电的维修技术,他开始给左邻右舍维修家电。为检验自己的手艺,胜奇起初为别人维修家电都是不收费的,邻居们过意不去,每次都刻意要他收点维修费。丁胜奇由此迈出了自立自强的第一步。

海阔凭鱼跃,残疾青年一网情深

虽然修理电器挣钱不多,但丁胜奇感到特别满足。不单有人主动上门求助,更让他结识了很多知心朋友,原本自闭的心理豁然开朗,生活的圈子逐渐扩大。他甚至觉得以前的想法太偏激,只要自己厚道,残疾人也有自己的一片天。

就在丁胜奇憧憬大好前景时,灾难再次朝他袭来。1996年,母亲因操劳过度,突发脑溢血去世。扑在母亲的灵柩前,丁胜奇哭得昏天黑地,在场的人无不拭泪动容。一连几天,丁胜奇伤心得不吃也不喝。在亲友的鼓励下,他最终鼓起了生活的勇气,跟随重庆的一位亲戚生活。

后来,丁胜奇经过朋友和残联的推荐,到一家媒体调查公司做监测员,记录电视广告的内容和播出时间等数据。大量的数据记录、整理工作让丁胜奇累得筋疲力尽。有朋友建议他买台电脑,电脑制作表格非常方便。在工厂领导和许多热心人的支持捐助下,丁胜奇有了一台中低档台式电脑。在这以前,丁胜奇连对电脑的概念都没有,也没有看到过真实的电脑是个什么样子。

他开始自学电脑知识,把所得工资的大部分用在学习上。“真是不上不知道,一上吓一跳。”网络让丁胜奇和外界一下子连接起来了。多年来生活在自己小天地里的丁胜奇终于发现了可以施展拳脚的大世界。他为自己取了一个颇具魅力的网名——“叮叮 ”,在网上交到了很多朋友。朋友们给了他许多鼓励,有的还给他寄来治病良方,有的甚至给他寄来捐款。丁胜奇感受到了友情的温馨。

网友中有不少像他一样的残疾人。诅咒命运的不公,害怕别人的歧视,抱怨家庭的负担,成为残疾人朋友共同的话题。一天,一位叫“边缘人”的网友申请加入丁胜奇的好友。经过“交谈”得知,该网友自小患上小儿麻痹症,父亲去世后,母亲无情地将他遗弃,然后远走高飞。后来通过福利院的照顾念完初中,现在一家残疾人开办的工厂打工。他特别憎恨遗弃他的母亲,想讨个公道,但一直不知母亲的下落。“边缘人”的诉说让丁胜奇感到震惊,然后劝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还为他发去几份残疾人保护方面的法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断有人向他咨询残疾人就业、权益维护和情感方面的问题。这让丁胜奇十分为难,不回复感觉过意不去,可解答这些问题要有专业知识,不能误导别人啊!那几天,丁胜奇感到特别内疚和失落。

一天,丁胜奇从报纸上读到办个人网站的消息。丁胜奇突发奇想,有没有专门为残疾人建立的网站呢?他在很多网上搜索,发现现有的残疾人网站大多是一些新闻和医疗信息,内容单一,对残疾人情感提供服务的项目几乎没有,而残疾人因为种种原因,更渴望实际的就业、友谊和爱情。

开办专为残疾人服务的网站肯定有市场。经过有关方面的批准和注册,丁胜奇办起了全国首家残疾人服务网站──“残疾人之家”。最初,他把网站定位在对残疾人的情感、婚恋以及求职服务方面,只涉及少量的资讯。在丁胜奇的精心管理下,网站受到国内外残疾朋友的欢迎,点击量高达几十万人次。

原本只想给残疾人朋友提供一个交流探讨的空间,可真正要让网站运行起来,并非易事。首先是时间,既要上班又要维护网站,丁胜奇感到力不从心,而且还要投入不菲的资金,他渐渐感到无力承受。在巨大的压力下,丁胜奇病倒了,网站一直没有更新。丁胜奇突然在网上消失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很多人询问他在哪家医院,要去看他。

我查吗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我查吗(wocham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电话:  邮箱:
Copyright©2009-2021 我查吗 wocham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4